當代醫藥法規月刊第94期

RegMed 2018 Vol. 94 25 單株抗體上的醣類修飾常見於位在重鏈第 297 號位置的天門冬醯胺上的 N 鏈醣基化(如 圖 4(a)),此位置醣結構的不同,可能會影響抗體於血漿中之半衰期長短、或抗體與「抗 體可結晶片段受體」(Fc receptor)間的交互作用。此交互作用因為與抗體依賴型細胞毒 殺作用、補體依賴型細胞毒殺作用(complement-dependent cytotoxicity, CDC)和抗發 炎反應皆有相關,故應於特性分析時加以研究 (如圖 4(c))。人類抗體上的 N 鏈醣結構 約有 36 種,皆為兩個分支的 N 鏈醣,另外根據非還原端半乳糖(galactose)的數量,還 可再細分為三類:G0、G1 和 G2(如圖 4(b)(i)),若再搭配四種不同亞型的抗體結構,理 論上可衍生出 144 種可能性 [19] ,由此可知醣基化的複雜度。 治療用醣蛋白之生產平台,ㄧ般常見為 CHO、NS0、Sp2/0 等鼠類細胞株和植物 細胞株。依據過去的經驗,以鼠源細胞株和植物細胞株所生產出之醣蛋白上帶有的非人 類醣類結構已被證實可能具有免疫原性,包括α1,3-半乳糖(α1,3-galactose; α-Gal epitope)、N-羥乙醯神經胺酸(N-glycolylneuraminic acid; Neu5Gc; NGNA)、β1,2- 木糖(β1,2-xylose; core-xylose epitope)和α1,3-海藻糖(α1,3-fucose)(如圖 4(b)(ii))。 其中α1,3-半乳糖及 N-羥乙醯神經胺酸為使用鼠源細胞可能產生的醣修飾,β1,2- 木糖及α1,3-海藻糖為使用植物細胞可能產生的非人類醣結構。以 Cexitumab 為例, Cexitumab是利用Sp2/0細胞株生產的單株抗體,用以治療晚期大腸直腸癌和頭頸癌。 因其位在抗原結合區(fragment antigen binding region; Fab region)第 88 號位置的 天門冬醯胺酸帶有α1,3-半乳糖修飾,在臨床使用經驗上,約有 3%的患者因本身帶有可 辨 識 α 1,3- 半 乳 糖的 IgE , 而 會 有 嚴重 過 敏 反 應 (hypersensitivity reaction; anaphylaxis) [20] 。 因 此 , 剔 除 Sp2/0 細 胞 之 α 1,3- 半 乳 糖 基 轉 移 酶 ( α 1,3-galactosyltransferase),或使用如 CHO-K1 等其他細胞株,可避免治療用醣蛋白 上帶有非人類醣類結構,進而降低藥品引發免疫反應的可能性(如圖 4(c)(i))。CHO 雖然 與 Sp2/0 和 NS0 同為鼠源細胞,但有文獻指出在 CHO-K1 細胞株的 基因組中 雖帶有α 1,3-galactosyltransferase 的 GGTA1 基因,卻並不會表現α1,3-galactosyltransferase 蛋白 [21] ,所生產出來之醣蛋白不帶有α1,3-半乳糖,因此為廣泛使用的生產細胞株。但 CHO 有許多分支,無法完全排除 CHO 細胞株表現α1,3-galactosyltransferase 的可能 性。人類細胞中的唾液酸修飾為 N-乙醯神經胺酸(N-acetylneuraminic acid, Neu5Ac, NANA),並無法自行生成 N-羥基乙醯神經胺酸(Neu5Gc),因此人體會將 N-羥乙醯神 經胺酸視為外來抗原,人體內多存有可辨識 N-羥乙醯神經胺酸的 IgA、IgM 和 IgG 抗

RkJQdWJsaXNoZXIy MTE5ODA3